手机版 | 登录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联系客服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短篇小说 > 文章

水鬼

时间:2023-02-25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添加者:佚名 - 小 + 大

这段路寒欣是走惯了的,这条河并不深,毛驴每次都能带着她安稳过河,偏偏这次却不肯走了。寒欣急着回家,她强拽着毛驴踏进了河水,而后又爬上它的背,照它身上抽了一记。毛驴吃痛发出叫声,缓缓向河对岸走去,但走到河中间时,寒欣发现不对劲了。


河水能淹到毛驴的肚子,行动间还会溅出水花,以前每次过河毛驴身上都湿成一片。但这次,河水溅到毛驴身上,很快便聚成水珠落进水里,它身上的皮毛一点没湿。寒欣又低头看了看,发现毛驴的肚皮明明挨着水,但那些水却像是刻意避开了毛驴似的,它身上依旧干爽。寒欣觉得不太对劲,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的脚踝。

那只手拽住寒欣把她往河里拖,寒欣吓得惊声尖叫,她看着水面离自己越来越近,脑子飞速转动。忽然,她想起曾听老一辈的人说过,河中会有水鬼拉人做替身,水鬼一旦拽住人就不会松手,这时候,只要把贴身衣物扔进水里,水鬼便会误以为人已经进了水,继而松手。


想到这里,寒欣连忙脱下肚兜,把它扔进了水里。下一刻,那只手松开了寒欣,朝着肚兜去了。趁此时机,寒欣赶紧催着驴往岸上跑,这才逃过一劫,捡回了命。

回到娘家后,寒欣心有余悸地将这件事说给家人听,还让父亲张老汉告诉村里的乡亲们,让他们不要下河。张老汉听完寒欣的经历后,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前不久村西头的刘阿成在河里淹死了,你说的这个突然出现的水鬼,会不会就是他?”


刘阿成是个闲汉,平日里好吃懒做,手脚也不干净。张老汉告诉寒欣,几天前,刘阿成到村里的王寡妇家偷东西,估计是想着她一个妇道人家好欺负。不料,王寡妇正寻思着改嫁,领了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进家门,迎面正好撞上偷东西的刘阿成。

“那男人是个火爆脾气,拎着棍子把刘阿成抽得嗷嗷叫,刘阿成从王寡妇家跑出来,男人就跟在他后面追,村里的人都听见动静出来看热闹。”张老汉回忆着说道,“两个人一直跑到了那条河边,村民们呼啦啦都围上去了。刘阿成慌不择路,跳进河里往对岸游,结果游到半道上,不知道是没力气了还是咋了,突然惊叫着往下沉。”

“那男人虽然脾气暴,但人不错,他看见刘阿成溺水,还跳下去救他,结果转了一圈之后,发现刘阿成已经不见了,真正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村里人都说邪门,大家伙都在那儿站着,都没看见刘阿成上岸,可水里就是没他的影子。”


听完这番经过,寒欣回想起抓住自己脚踝的手,心里直发毛。张老汉将寒欣的事情在村子里讲了一遍,村民们听罢惊慌不已,赶忙请了道士前来铲除水鬼。

道士应邀前来,他在河边转了一圈,找到一个地方站定,拿出了一张黄符。他将黄符点燃扔向半空,不一会儿,河面上起了一层浓雾,呛咳的声音在河里响起,一个肿胀的人形爬上了岸,众人一看,那人正是刘阿成,只是他的脸胖了一圈,皮肤被撑得透亮,两只眼睛向外凸出,看着颇为可怖。

刘阿成看到岸边的道士,目露凶光,猛地朝他扑了过去,道士闪身躲过,反手拿出一张黄符贴在他身上,他登时动弹不得。

见形势不好,刘阿成连连向道士求饶,“道长,我也就生前做了些小偷小摸的事情,绝没有害过人,你饶过我这一回吧。”


寒欣听到他的这番话,柳眉倒竖,站了出来,“你之前还想把我拉进河里,竟还有脸说没干过害人的事?”

刘阿成一看寒欣出来了,狡辩道:“那你不是没死吗?我都已经变成水鬼了还不够惨吗?你这妇人真是斤斤计较。”

寒欣气得七窍生烟,这时,道士开口了,他对张三说道:“你不做大恶,以为自己并没有重罪,殊不知大恶小恶都是因你心生邪念而做出的,这一点是一样的。你得到如今这个结果,也是咎由自取。”

在刘阿成的哀嚎声中,道士将他的肉身化为飞灰,他的魂魄则被送到了地府,接受应有的惩罚。


寒欣想起毛驴之前的异状,便向道士询问此事。道士听后回道:“动物皆有灵性,它当时应当是察觉出河水与往日不同,所以才停住脚。至于它驴身不湿,则是因为水鬼控制阴气化水接近了你,那些水不是真正的水,自然就不会打湿它的毛发。你能逃过此劫,除了扔出的肚兜以外,也有它的一份功劳,切记要善待它。”

道士走后,河水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寒欣在娘家住了几天后,骑驴回去了。十几年后,这头驴在她的精心喂养下寿终正寝。寒欣此生再未遇到过怪事。
分享按钮

上一篇:儿子做了上门女婿

下一篇:没有了

豫ICP备19032584号-1  |   QQ:80571569  |  地址:河南濮阳市  |  电话:13030322310  |  
Copyright © 2024 FE内容付费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xingwp.cn使用 Powered by 66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