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录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联系客服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短篇小说 > 文章

被顶替到退休

时间:2023-02-19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添加者:佚名 - 小 + 大

二〇〇〇年,一个九岁的河南小男孩放学了,他听朋友说,不远处的另一个小学很好玩。在同学的邀请下,他高高兴兴跟着小伙伴跑进了那所自己又熟悉又陌生的学校。正当他们玩得正欢时,男孩一抬头看见了学校的教师栏。

他并没有在意教师栏上贴着的照片,但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孙存良,这不是爸爸的名字吗?

孙艳收当然知道爸爸曾经在这所小学当老师,但是在很久之前,爸爸就已经离开了这所学校,为什么教师栏上仍然有爸爸的名字呢?

孙艳收好奇地跑过去看,发现这个名字对应的教师照片并不是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回家以后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孙存良。

孙存良得知此事后,心里也觉得非常奇怪,他隐约有个想法但是不能确定,就开始四处打探,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孙存良怀疑自己被人顶替了,但是一时没有确凿证据,所以到处找人问。

后来,一位曾经的同事跟他提起一些事,这就还真让他找到了这个人,的确有人顶替了他的名字继续当老师,正式顶替他的时间在1995年,2年后转正。

这个人就是原先那所学校里会计孙某星的小舅子,出生于1973年,比他小16岁,叫做南纪成,是虞城县利民镇人。


举报和妥协
2001年,孙存良彻底确认了被顶替的事。

当时,虞城县在进行民办教师制度的改革,一些合格的民办教师可以按照流程转为公办教师。

改革之前,民办教师的工资是由乡财政所和县教育局共同负担,但是在改革之后,他们的工资就会全部由县教育局负担。

当时很多民办教师都被通知去填写表格,孙存良也去了。


当他去向财政所填报资料的时候,他特意关注了教师表单,很快发现了自己。

他想,顶替他的那个人没有自己的身份证,如果自己用身份证登记了,别人就不能再顶替他了。

其实孙存良之所以去乡财政所,也是想借此机会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被顶替了。

既然确定了这件事,孙成良对此非常不满,于是开始向相关部门进行举报。

孙存良不断举报,自然也引起了南纪成这边的注意。没过多久,就有人去找了孙存良。是谁找的他呢?

回到20多年前。

发现端倪
1977年,那时候河南商丘虞城县稍岗镇农村地区的老师紧缺,孙存良正好高中毕业了,村里的小学都没有老师上课,于是村支书让孙存良去当老师。

孙存良想着,当老师比在地里侍弄庄稼轻松,而且挣的钱还多一些,于是就点头了。

之后他就成为村小学里的一位民办教师。


成为民办教师后的孙存良挺喜欢这份工作,但当时条件极不好,他连教材都不齐,手里只有语文、数学和一本劳动书。

他自己读过一些书,但毕竟是教育十几岁的孩子,他肚子里的笔墨是不太够的。

特别是语文课,有些生字生词他也不太明白意思,他怕自己教错了孩子们,于是借了本词典自己先学习了再教。

到了晚上孙存良也不得空,因为他还要给生产队的扫盲班上课,他还是单身的时候几乎不回家住。

1980年,孙存良和一个姑娘喜结连理,虽然他因为要上课,而没有时间干地里活,但是每个月的工资能领到四五十块钱,家里的日子还算过得去。

从两人结婚后到1991年,孙存良和妻子先后生了两个女儿两个儿子。


1992年3月,校领导找到孙存良,告诉他,他生了四个小孩,作为老师带头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影响不好,所以不能再让他教书了。

孙存良回了家,可两个月后村支书又来找他说,因为学校缺老师,想让他回去继续上课。

听到这个消息,孙存良非常高兴,但是没想到上了两个月课后,孙存良又被叫回了家。

此后他就在家中务农,有时候也外出打零工挣些钱。

2000年,他的儿子孙艳去原三庄乡孙楼小学玩的时候,发现这个学校的教室栏上依然有父亲的名字,但是对应的照片却不是父亲。

于是,孙存良开始了一系列的调查,也发现了南纪成,而这次找他的人不是南纪成。


这个人是以前孙存良任教学校的会计孙某星,孙某星当然不是顶替孙存良的人,他找孙存良其实是作为中间人替南纪成说话。

孙某星告诉孙存良,对方提出,愿意用5000块钱来解决顶替的事。

孙传良认为,这件事当然不能就此作罢,但是他还是收下了这5000块钱。

当他再次向县里举报的时候,这笔钱也成为一个证据。当时工作人员认为,这5000块是要上交充公。

于是,孙传良提出,既然这5000块钱上交充公,那么就证明对方代替他确有其事,应该恢复他教师的身份,但工作人员并未作出回应。


而且这件事在往后的几年内也并未得到解决,孙存良便持续不断地举报,但这件事对南纪成并没有什么的影响,他还是继续在小学里上班。

2003年9月南纪成还被调到了田庙乡寓贤小学,这种情况持续到了2010年。2010年,事情发生了变化。

在孙存良多年持续不断地举报下,这件事终于引起了一部分领导的重视,开始有人对南纪成顶岗行为进行详细调查。

这个时候多年来对孙存良的举报不闻不问的南纪成及其家人开始对孙存良施压。

南纪成本人并未出面,他已经七八十岁的父亲,持续不断地到孙存良家中去吵闹,还把他们家的门砸了一个大洞。


因为怕出什么意外,孙存良让妻子带着孙子到远离南家的亲戚家去住。

但是时间一久他也无可奈何,而且儿子面临高考,这种情况影响极坏。

于是他和南纪成谈话,并且签订了一份协议。这份协议中约定,直到孙存良退休为止,南纪成每个月支付给孙存良350块钱。

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孙存良坚持认为,这份协议是自己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签订,并非出于自愿。

不过孙存良也没有这份协议,他说当时双方商定后只是手写了一份协议,签完字后南纪成那一方就将协议拿走。

这件事对孙存良的儿子孙艳收影响也很大,在知道父亲不断上访举报之后,孙艳收告诉自己以后读书要学习法律,至少也要学习相关的专业,这样能够帮助父亲。


后来孙艳收考上了河南检察职业学院,他觉得自己如果学懂法律,就能帮助父亲讨还公道。

尘埃落定
孙存良继续到处打工,南纪成继续顶着他的名字上课教书,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就此解决。

时间很快来到了2017年,此时60岁的孙存良在无锡做顶管工人。

就在这时年底,南纪成给孙存良打了个电话,他想要孙存良的身份证复印件。

孙存良问他要干嘛,南纪成说他要退休了没身份证办不了,但那时南纪成只有43岁,远没到退休的年纪。

孙存良气得不行,怎么会给身份证,南纪成也生气,挂断了电话。

但是谁知道,没有身份证的南纪成依旧在2017年12月成功退休了,这还是后来孙存良没收到约定的钱,在当地人社局电脑上看到的。


孙存良不甘心,在2018年初再次举报,同年7月27日,虞城县公安局在查明具体情况后发布了一份处罚决定书。

1992年,孙存良被清出教师队伍,但是自2001年开始,南纪成就正式地并一直在顶着孙存良的档案当老师。

而且,南纪成的工资卡和退休手续都是用孙存良的身份信息办理的。

在这份处罚决定中,显示南纪成被罚款1000元,退休待遇也被没了。

不过,孙存良是因为超生而被开除的,当然也不能按照原民办教师的养老补贴来对待。

在孙存良心中一直有个疑问,当年他到底有没有被开除?如果真的被开除了,为什么自己的档案还能被别人冒名顶替?

如果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孙存良觉得自己这里过不去。


2018年10月,虞城县教体局发布的意见书中显示,自从1992年被开除后,孙存良没有再从事教学工作。

但孙存良觉得这份文件含糊不清,没说到重点,也打消不了他的疑惑,所以后来一直坚持继续举报。但都没有什么回音。

孙存良一直觉得当地的教体局有隐情不告诉他,他思来想去,在2018年9月,一怒之下将之告上了法庭,他的诉求是想要得到养老保险金。


但是法院以教体局不能给别人发社会保险金的理由而驳回了孙存良的起诉。

2020年7月23日,孙存良来到了商丘市信访局,反映自己这么多年来遇到的情况。

信访局给予了孙存良回复,说此事已经交给虞城县处理。

第2天,孙存良坐着火车前往无锡继续打工,就在火车上,他接到了镇干部的电话。

对方在电话里问他到底要多少钱,孙存良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算,于是表示要考虑一下。两个月后,孙存良回到老家和儿子女儿商量此事。

他按照教师每年退休工资3万,享受16年退休金这样的方式来计算,一共算出了48万,于是孙存良决定要40万。

对于这个金额,镇政府没有回应。


2021年初,不知道为什么,当地的人社局里出现了两个孙存良,于是,出现这种问题,孙存良的社保自然是停了。

孙存良没办法,再次到了省会信访局询问,但他得到了这样的结果:案子已了结。

虞城县教体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说,当时的确有一个冒用的指标,但是牵扯其中的所有人都已经处理或者处分。

人社局的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孙存良的城乡养老保险金将在3月份补发。

2月24日,虞城县教体局发布了一则通报,这则通报重申了2018年取消南纪成退休待遇,另外还说明当年相关人员也已经给予处理。

相关人员都有谁?怎么处理的?孙存良对这些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2月26日,孙存良启程去了当地教体局询问,但还没到就接到了一通电话,一看是镇政府的。

他接了起来,对方却说现在给他40万能不能解决这件事。孙存良听了一肚子火,他激动地跟对方说,我现在不要钱!

孙存良带着自己手写的资料走进教体局,教体局的门卫早就已经认识孙存良了。

孙存良见到领导后主动打招呼,然后开始问自己的问题,到底是谁帮南纪成人办理了退休手续?当年据说已经处理,又已处理了哪些人?

有工作人员告诉他,这个案子在2018年5月已经结束调查,之后孙存良所有的举报都是纪委在处理。

这一次孙存良在教体局来回询问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镇长在孙存良回来之后再次把他们一家人都请到了大队部,继续商讨赔偿问题。


孙存良觉得现在再要40万自己有点亏,于是提出了60万这个金额。

3月5日,孙存良得到了明确回复,这一次他终于得到了确切的答复:他终于能拿到60万补偿金了。

这是由于他长期被别人冒名顶替导致家庭经济十分困难,这60万元中还包括精神损失费10万元。

在得知这个回复后,孙存良和家人们一起来到商丘市,找了一位律师起草协议。

此时孙存良的心中忐忑不安,他上访举报了这么多年,也得罪了不少人,现在他担心自己拿不到钱,也担心自己得罪更多人。

但是事已至此,孙存良必须得走下去。

3月10日,孙存良带着律师起草好的协议来到镇政府,他看着协议被敲上公章,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其实孙存良还曾经提出两个要求,一个是希望孙某星能够致歉,另一个是希望教体局能够出具证明,证明他在1992年没有被开除。

3月12日,孙存良的账户里多了60万。

村支书说,就不要再和孙某星计较了,孙存良也就同意了,教体局不愿开具证明也就算了。拿到钱的这一天,孙存良在家里做了一顿好吃的。

儿子孙艳收让父亲不要再出去打工了,但是第2天晚上,孙存良依然坐上了前往无锡的火车。

从2000年到2021年,这件困扰了孙存良21年的事就此落幕。

在他踏上打工路程时,也许他心里依然还有疑问,都说2018年就已经处理了相关人员,到底哪些人被处理了呢?


南纪成到底是怎么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办理退休的呢?当时他才44岁,就没有人看出来吗?
分享按钮

上一篇:老谢的三年疫情生活

下一篇:儿子做了上门女婿

豫ICP备19032584号-1  |   QQ:80571569  |  地址:河南濮阳市  |  电话:13030322310  |  
Copyright © 2024 FE内容付费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xingwp.cn使用 Powered by 66FE.COM